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STEAM教育

从1G到5G 标准之争争出了什么

日期:2019-08-14 類型:STEAM教育

  近日,中國代表團向國際電信聯盟“WP5D”提交了5G無線空口技術方案。國際電信聯盟將根據後續會議的評估與協調結果,計劃在2020年6月舉行的“WP5D”第35次會議上正式宣布5G技術方案,屆時5G第二階段標准將完成。

  縱覽從1G到5G的移動通信史,每次信息通信技術變革都伴隨著技術標准之爭,曆次的標准之爭又産生了哪些後續影響?在筆者看來,移動通信標准競爭涉及面較廣,但整體而言可從兩個維度來分析:一是參與標准制定企業的興衰更替;二是信息通信産業的增質擴容。

  技術難度越高參與企業越少

  伴随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兴起,移动通信标准已超越了其原有内涵,不再仅是技术活動中需要统一协调的事项准则,而成为决定技术演进趋势、影响前沿产业生态,乃至国家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的关键性因素。因此,通信标准领域的竞争,不仅是ICT(信息通信技术)产业的发展主动权和主导权之争,更是国家间竞争的一种高级形式。笔者在此对1G到5G移动通信标准之争做简要梳理,以挖掘竞争演绎的基本规律。

  從參與競爭的國家或地區來看,爭奪1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加拿大;爭奪2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歐洲、日本;爭奪3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美國、歐洲、中國;爭奪4G標准主導權的主要有中國、歐洲;爭奪5G標准主導權的目前主要是中國和歐洲。

  不難發現,伴隨通信技術的升級,制定標准的難度和複雜性不斷上升,有實力或條件參與競爭的國家和地區數量整體呈下降趨勢。

  從參與競爭的主要通信設備企業來看,在1G到4G的發展過程中,湧現出摩托羅拉、諾基亞、阿爾卡特、愛立信、LG、朗訊、富士通、日本電器、西門子、三星、華爲、中興等一批科技企業,而到5G時代有能力參與標准制定競爭的,只剩下華爲、愛立信、諾基亞和中興4家企業。

  回歸移動通信標准的最直接目的,即讓不同的基站設備與手機之間能互聯互通,充分發揮移動網絡的規模效應,而掌握標准制定的企業則能通過規則和協議的方式控制産業發展導向,牢牢占據通信市場“蛋糕”最大的份額。同樣,伴隨標准制定難度的增加,有能力參與競爭的企業數量也在減少。

  標准叠代帶動産業生態發展

  每一次標准叠代升級,都會帶來市場規模的指數級擴張,帶來更強的技術溢出效應,推動移動通信産業進一步與各行各業融合。

  1G使用的是模擬通信技術,主要功能是實現語音通信,帶動了通信産業的快速發展,但通信技術應用成本高、商業模式單一、整體市場規模小是這一代通信産業的主要特征。2G進入數字通信時代,移動通信的功能顯著提升,如手機實現了低速上網功能,市場規模急劇擴大,産業鏈複雜程度直線上升。

  3G時代智能手機的出現,按下了移動通信産業發展的加速鍵,奠定了今天移動通信産業生態的基本架構,移動網絡開始真正融入各個領域,各種平台、商業模式、新物種紛紛湧現。4G時代開啓了真正意義的數字經濟,移動互聯網開始從消費領域進入生産領域,每個人的生産生活都與通信網絡密切相關。5G時代,在高速、泛在、低時延等網絡特點的基礎上,移動互聯網與物聯網進一步融合,推動萬物互聯時代的到來。

  縱觀移動通信産業的發展,標准之爭帶來了快速、劇烈的行業洗牌,即參與舊標准制定企業的落幕與新標准制定者的崛起。而從標准創新與升級的視角來看,則是標准應用範圍、領域、層次的不斷深入,也就是移動通信産業生態覆蓋範圍和深度的不斷提升。

  構建通信標准制定長效機制

  每個移動通信標准都關乎國家利益。我國在通信技術標准領域經曆了1G空白、2G跟隨、3G參與、4G同步、5G主導的艱難奮鬥曆程,在移動通信標准領域逐步實現了話語權從無到有的全過程。梳理曆次標准之爭,對于我國主要有3點啓示:

  一是構建通信標准制定的長效機制。移動通信標准競爭的背後是産業主導權和技術控制權之爭,更是國家間利益的博弈。我國長期在衆多前沿技術領域受制于人,打破通信技術標准國際壟斷的局面具有重大意義。我國不僅需要奮力爭奪5G、6G的標准制定權,更應建立一個長效機制,前瞻布局未來每一代通信標准的制定工作。

  二是注重通信標准變革引發的産業變革。移動通信標准和技術日益成爲現代産業發展的關鍵驅動力,抓住變革契機可以獲得極大的發展。如2G時代,諾基亞抓住了移動通信從模擬信號到數字信號的契機,芬蘭經濟借此實現了快速發展。

  三是警惕依賴既有優勢。曆史已經證明,移動通信標准變革具有快速、顛覆的特征,依靠既有優勢無法形成標准壟斷。如依賴1G優勢的摩托羅拉在2G時代衰落、依賴2G優勢的諾基亞在3G時代衰落就是深刻的教訓。


院校風光

ICP備案號: 河南省現代教育技術研究院 版权所有 豫ICP备18016369号